远教资源适合最重要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时间:2007-03-16

    不论如何热烈地谈论远程教育的种种,仍然不能不谈资源。虽然这个话题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老套,但技术、教学、管理等等方面的发展,未必不会触发现代远程教育资源的加速发展乃至突变。资源是远程教育的基础,这个话题不能被遗忘。记者特约北京交通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教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专家组成员陈庚教授,请他谈谈国内现代远程教育资源的演进,以及与资源共享相关的一些问题。
  

资源建设已到提升阶段

  记者: 资源建设的话题似乎有些被遗忘了。您能否谈谈历史,谈谈现在,谈谈未来,为这个话题再加加温?

  陈庚: 1999年开始,教育部启动现代远程教育工程。我理解,这个工程的工作主要是三方面。第一方面是硬件设备的提升,包括CERNET,包括教育电视台扩频等。这是一大块,投入的资金大概占了全部资金的75%。第二块工作就是批准各个学校开展现代远程教育工作试点。第三块工作就是资源建设。我的印象中,资源建设这一块当时好象批了一个亿的资金,占当时国务院所批全部资金的1/4。高校这块一共4000万元,高教司一共立了321个项目,分四批建设,陆续都验收了。从教育部的工作安排来说,是把资源建设作为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的。而且,现在看来,由于有了这4000万元资金的投入,由于立了这321个项目,对于整个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工程,以及对于高校在校内利用现代教育技术手段进行教学,其作用和意义是不可估量的。尽管当时这些资源开发的水平参差不齐,但确实有不少是做得非常优秀的。现在看来,现代远程教育或校内教育技术应用比较好的高校,大多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记者: 现在这块工作有什么变化?

  陈庚: 到现在,我觉得,资源建设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到了一个提升的阶段。如果前面的新世纪网络课程建设工程是第一步,各试点高校大规模开发自己的资源是第二步,现在我觉得应该到了第三步。

 

  进入新阶段的三个背景

  记者: 为什么说资源建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陈庚: 这里有几个背景,或者说理由。

  第一是技术。因为现代远程教育是依托技术的,技术的发展对资源建设和资源开发的影响非常大。这几年,新技术的发展很快。在新世纪网络课程研发时,FLASH还基本上没有应用。也有些动画,但这些动画在网上跑起来都很慢,制作起来也比较困难。而现在,FLASH应用已特别广泛,这种方式做出来的动画,制作便捷,网上跑的速度又快,表现力也很强。从技术上来说,应该是对资源开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第二是实践。像三分屏这种课件形式,基本上所有网院都在使用,确实也很受学生欢迎,制作起来也比较容易。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大家都发觉,三分屏这种课件有它的优势,也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是教室的简单搬家,老师满堂讲。多少小时的课就得录多少小时的课件,45分钟到50分钟时一个单元。现在看来,网上学习如果时间太长,非常容易疲劳。而业余学习的学生没有时间像全日制学生一样从头到尾听完看完。何况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并没有教师和学生的互动,整个过程会非常枯燥,要踏下心来都学完,对每个人来说都很不容易。

  此外是表现形式的问题。三分屏常用PPT,但是相对来说,它所能展现的内容还是比较死板。比如说老师讲到什么内容,重点是什么,哪几个字或哪个公式最关键,在三分屏的PPT上往往并不很容易表现。老师都希望能够在讲课的同时勾勾画画,随时在上面进行批注批改。这样虽然还不是互动,但是对于学生来说,可以从不断变化的画面上得到刺激,增加兴趣,减少疲劳。

  有了这些实践的经验,大家都对资源开发有了新的认识和想法。

  除了技术和实践的背景,还有第三个,是观念改变。在前两个背景的条件下,大家都在考虑一个问题,网络学习的综合学习环境和资源建设的问题,即怎样能使学生所得到的资源是一种全方位的资源。过去做一个课件,设计思想一般都是希望能够在课件中解决大部分甚至是90%以上的学习问题。这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当初的带宽比较窄,学生在网上交互也好、学习也好、共享也好,从技术来说有一些难度。同时很多学生也并不熟悉计算机、不熟悉上网学习。在这些问题面前,最好是能够在一个课件中尽量解决大部分问题,尽量减少学生的麻烦。而最近几年,这些难题都在逐渐得到解决,学生网上学习的能力不断提升,网络带宽越来越宽,在线学习虽不能说百分之百没问题,但基本上都能过得去了。在这样的条件下,资源建设就不能再仅仅是一个课件包了,而应该构建一种综合学习环境,一种光盘资源和网上资源、实时资源和非实时资源一体化的学习环境。

 

  记者: 是不是说,对于资源的理解,除了直接承载学习内容的课程资源,还要考虑其它一起构建学习环境的因素,这些都应该与课程资源统一视为资源?

  陈庚: 是的。比如作业提交。过去,不少学校做网上提交,但是限于硬件和技术条件,实际用起来并不太理想。现在电子作业提交应该说都比较顺畅了。此外像双向视频的应用,或者是网上的语音辅导和答疑,手机群呼,这些应用现在也越来越普遍了。我的意思是,现在大家逐渐都在向一个方向做,这个方向就是,教学资源已经呈现立体化的趋势,不再是一张光盘解决问题,也不再是一个课件解决问题。资源的概念应该是越来越广,不仅仅是做一个电子教案或者是做一个三分屏的光盘就解决问题了,而是存在各样的形式和方式。现在的所谓资源,实际上是一种整体的、立体的学习环境。

  从这几个方面来看,我认为网上教学的资源建设应该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资源无所谓先进不先进

  记者: 就您所见,目前国内课件制作最高水平是什么样?

  陈庚: 远程教育的教学理念更多是一个社会科学的范畴。社会科学中常见一个现象: 如果你的理念正好适应了这样一个群体,适应了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你这个事就做起来了,做得很好。但是你所应用的这种理念,不一定正好是合乎潮流或者是最“先进”的。比如拿经济学理论来说,有好些门派、好些经济学家,每年都有经济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些学派代表人、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的理念可能在某个国家某个地区应用得很好,获得了成功,但是你把它拿到另外一个地区去,不一定获得成功。大家都公认英国开放大学做得很好,但是英国开放大学的校长去了美国,把开放大学的整套东西都搬到美国去,就没有做起来。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所以,很难说什么是最好的,什么是最高水平的。你所需要的,往往只是一种正好适合于你所面对的这个群体这个背景的教学理念。

  其实从技术层面看,本质上也是如此。学生有需求,你的技术才有发展的动力,才用得上。如果学生只需要看看课本听听讲,弄很多花哨的技术表现其实并无意义。

 

  记者: 也就是说,资源建设本无所谓先进不先进,更重要的是适合不适合。

  陈庚: 是的。比如说教材。文字的教材从媒体形式上来说是最古老的,但是现在每个远程教育的学生还都在使用。更重要的是教学设计,资源的开发是不是适合远程学习者的学习。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应采用新的技术手段,毕竟多媒体的表现形式更为丰富和生动。还是应该用实践来检验,谁正好能实现好的学习效果,谁就是好的。

 

  怎样解决共享难题

  记者: 说资源就不能不说共享。大家都说推动共享很难,难在什么地方?

  陈庚: 有这样几个障碍。首先一个是技术上的障碍。每个学校自己开发的资源,平台都不是完全相同的,课件的内容结构也不完全一样,而从页面和体例格式来说也都不尽相同。从学生学习的角度来说,拿到一门课,他首先先要花很多的时间熟悉这门课的界面,如果他要面对很多种不同界面的课程,会额外消耗他很多精力。

  其次,有一个共享渠道的问题。想要资源的人,能够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了解其他人有什么样的资源,这是另一个问题。

  第三,大概是共享问题中最大的困难所在。不同的学校,其教学理念是不同的。同一个专业,每所学校的课程体系也是不完全一样的。甚至同一门课,每个老师的个人理解和他所认为的重点难点也是不同的。还有,从教师的心理来说,因为他对这门课有他自己的理解,所以要把别人讲的东西拿来让他用,让他做辅导,他不一定会愿意,会有一种抵触心理。

 

  记者: 类似于“文人相轻”的心理?

  陈庚: 这就说得严重了,不一定是相轻,应该说是多样化的现实。每个人自己对课程的理解不一样,我觉得要尊重不同学校的风格和特色,也要尊重每个老师的风格和特色。在校内,老师进了教室以后,这门课怎么上才好,他是有一定的主动权的,他可以根据这个班的学生的经历和实际情况来设计自己的教学。

  有时候,网院的教学部会埋怨,办了很多在职人员的远程教育班,可同一个专业一个班一个教学执行计划,一个班一个样。实际我觉得,不同就对了,面向成人的教育,因材施教本身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教育方式。如果让几个学校都来公用一种资源,从现在我的认识来说,我觉得还是有困难,或者说可能就不应该这样去共享,这样不利于各个学校自我特色的发挥和发展。

  有几种情况共享容易一些。比如说统考的课程,计算机、英语、数学、语文,有统一的大纲和统一的要求,这些课程,资源共享做起来倒是比较容易的。另一种情况是一所学校或者整个学生群体所接受的教育资源,和优质的教育资源确实有很大差距,这个时候的共享才是比较容易实现的。

 

  记者: 虽然试点院校都是一流,但其间仍然是有落差的,这种落差难道不足以支撑您说的这种共享吗?

  陈庚: 这得视具体的专业和具体的课程而定。我们开设的一些选修课程,比如音乐赏析、医学普及类的课程,我们自己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就选用了其它一些兄弟院校的资源。

 

  简单共享未必是好事

  记者: 那么怎样在保护各自特色的同时,尽量避免重复建设?
  

  陈庚: 首先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共享理念。所谓共享,不一定是你做的课程好,我拿来就用。有一些课程可能适合如此,但有些课程就不见得合适。共享应该是吸取前人财富的同时,自己做一个升华,做出符合自己特点的、更好的一个新的网络课程。

  大家都说,资源共享从经济上说比较划算。确实,自己开发一门课,比引进一门课的成本要高,这一点大家都清楚。但是为什么大家都不去共享?为什么大家都愿意自己做?我觉得对于这个问题来说,有句话很有道理: 存在就是合理的。我们应该分析这种共享困难的现实,分析不能简单共享的道理。这么入手,可能就会得出一个比较正确的结论,什么是应该共享的,什么是不适宜共享的。

  我个人觉得,教育理念、经验和方法上的共享是可以做到的,简单地把课程拿去共享则不一定能够做到,做了也不一定就是好事,表面看起来是好事的,也未必就适合网络教育的发展。

 

  记者: 这跟前面谈到的结论是不是相通的?一般来说资源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对于各个学校自身来说共享也不是必需,而应该视其适合不适合自己。

  陈庚: 是的。教学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说你每门课的老师都最优秀,你每门课都用最“好”的教材,就一定能够教出一批好的学生来。现在的中学有很多贵族学校,高收费,住宿,封闭式管理,每门课都从周边聘请最优秀的特级教师、一级教师来上。但实际这些学校出来的学生不见得是水平最高的。当然有很多其他原因,比如说学生本身的素质相对来说差一些。但最根本的症结在于,教学团队需要有一个传统,需要有相互之间的默契。一所学校里的老师不一定全都要最优秀的,但是它的老师必须形成一个团队,整个教学组织长期以来形成一种默契,教师和教师间、课程和课程间的、管理上的默契,这种整体优化的效果是最好的。局部的优化组合在一起不一定最有效,整体的优化才是最有效的。

  扯开一点,能称得上百年老校的学校,大家一般都觉得不错。实际上百年老校有很长的历史沿袭下来的传统。在百年的过程中间,它有很多糟粕逐渐就排除出去,精华就留下来了,沉淀了非常好的一种文化的传统。传统这个东西是潜移默化的,不是用眼睛、耳朵能够直接看到听到,也不是用数字就能够说明出来的。有一所新建的大学,它也是投了很多钱,买了一块地,建了很漂亮的校舍,最先进的教学实验设备,又聘请了很多知名的老师过去,但是这个学校现在在排行榜上也排不出来。为什么呢?不是说它有钱有硬件不好,这些条件都还是需要的,但是传统这种东西才是使一个学校所以能上水平的最核心的东西,仅仅有钱有硬件是不行的。

 

  记者: 您前面说过,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资源应该理解为整体的、立体的综合学习环境。如果从这种理解出发,对资源共享问题应当如何看待?

  陈庚: 确实,狭义的课程资源可能只是一个方面,除了课件以外,学习环境和支持服务是提升学生学习水平很重要的因素。真的要保持一个好的学生学习的水平和状态,除了资源还有其他很多工作需要跟上,包括文本,包括你在网上能够提供给学生的东西,包括网上的测试或老师不断添加补充的一些学习材料,等等。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简单共用的。

 

   陈庚

  教授,北京交通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教育技术学学科负责人、硕士生导师、教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专家组成员、教育部第一届高校网络教育考试委员会委员、网络教育考试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全国高等学校教育技术协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全国高等学校教育技术协作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1982年毕业于华北电力大学(原华北电力学院)热能动力学专业。1990年开始涉足计算机辅助教育的研究,之后介入教育技术的研究;1996年主持远程教育手段的研究,并首先在中国实现与美国应用于教育的双向视频连接;1999年参与教育部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的策划和实施;2000年开始主持北方交通大学的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作;主持和参加20多项科研项目。

  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获省、部、校级奖多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