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教育教学模式:一个整体性理论架构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网 时间:2007-01-29

                        远程教育教学模式:一个整体性理论架构

【摘 要】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是近年学界较为关注的一个问题,但迄今未能形成一个较为统一而明确的宏观表述。本文通过重构教学过程与教学环节之间的关系,试图提出一个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整体性理论框架。同以往观点的根本区别在于把考试和学习支持服务作为过程而不是环节,并由此形成以教学过程、教学支持服务过程、学习过程、考核测评过程等四个过程为支柱的理论框架。笔者认为,把考试作为过程将使远程教育教学模式在整体上趋于成熟,也是把学习过程真正落实的关键所在,对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建构具有深远意义。

【关键词】 教学模式;理论框架;过程;环节;整体性

   
一般而言,构成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内容较为宽泛,若就其单个要素论,应该涵盖教学元素的组织与发动、教学程序的编排与优化、教学方法的实施与改良、教学手段充分发挥效能等诸多方面;若就其整体而言,则上述各方面都应该在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框架下高度统一并实现耦合。因而从本质上说,教学模式表现为一个体系或系统。这个系统要能实现自我循环,必须包括若干基本的过程与环节。这里所谓的过程是指贯穿教学活动始终的程序,环节则是指教学过程的某个组成部分。

   
应该承认,近年来远程教育界对教学模式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取得了很多进展,但还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比如教学过程除了教的过程和学的过程以外还有没有其他过程?教学支持服务和考试到底是过程还是环节?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有些语焉不详。为什么至今尚未形成一个具有高度认同度的、兼具理论基础和实用价值的整体性教学模式框架?笔者认为原因恐怕就在于已有的研究和探索多以教学整体为研究对象,多是从宏观教学层面进行抽象纵论,而对课程层面的教学则缺乏深刻认识和应有体验,客观上成为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探索的瓶颈。换言之,教学模式研究要想取得预期成果,需要填补一项空白,即从课程学习模式的角度研究种种细节,以丰富教学模式探索的微观基础。从教学整体和具体课程两个层面出发研究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是两个相互印证、相得益彰的角度。笔者根据多年从事远程教育教学实践和在课程教学中进行完全网络环境下的改革实验,试图提出一个源于课程的、将核心界定于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中心基础上的、教学过程与学习过程紧密结合的一个整体性理论架构,供学界批评指正。

一、远程教育脱胎于传统教育,研究其教学模式框架就必须首先清楚它同传统教学模式的区别。而观察两类教学模式的区别,教学过程及其环节是主要观测点。远程教育理论研究认为,两类教学模式的区别主要表现在下述几个方面:(1)传统教育中教的过程与学的过程在运行中是统一的,表现为同步教学;远程教育中教的过程与学的过程则“准永久性分离”,具体表现为“异步教学”。(2)传统教育的教学过程在校园或教室里展开,以课堂、校园和学科为中心的教学活动把教和学两个方面始终紧密结合在一起;远程教育则完全突破了时空界限,教学活动随时随地即可开展。(3)传统教育教学过程中的教师始终处于各个要素的中心地位,教师是教学活动的中心;远程教育中的学生则成为教学活动的主体,自主学习是其表现形式。(4)传统教育师生之间是一种真实的、基于情感交流的人际双向交流关系,这种关系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远程教育中的师生之间则基本上是一种模拟的和想象的关系,教学质量因此而可能受到影响。概言之,在传统教育中,“教”始终起着主导作用,“学”则是一个相对被动和从属的过程;而在远程教育中,情况则发生了根本变化。由于教学过程已从“真实的师生人际双向交流”转化为远程的、在时间和空间上相对割裂的“教”与“学”两个方面,教与学之间的缝隙要远大于传统教学,于是,师生面对面的一体化教学就被单方面的、模拟的、非同步的学生自主学习取而代之,教学过程的内部结构和组织形式因此也就发生了根本变化,教的过程与学的过程由原本统一的活动改变成为丹尼尔和马奎斯所称的“独立活动和交互活动的混合体”,学习过程成为整个教学活动的主体。

   
传统教育与远程教育之间的这些差异,客观上使远程教育的组织形式和运作机制发生了根本变化,形成了不同于传统教学模式的新型教学模式。如何监督和优化设计这个模式?提高教学质量是其根本出发点和归宿。一般而言,面对面的教学通常要优于教学过程与学习过程相分离的教学,这不仅因为学生的学习习惯,还因为在面对面的教学中,教师与学生可以在“情感交流”的基础上实行教、学互动,及时解决学习中产生的疑难问题,尽量避免学生对所学问题的错误理解,提高学生掌握知识并转化为能力的速度,总之,学生的学习过程始终落在实处。远程教育虽然也可以通过加强双向交流、充分发挥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交互作用、激发学生学习兴趣与热情而予以适度弥补,但由于自主学习过程通常处于放任自流状态,教学效果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学习自觉性的高低,面对学习动机多元化的学习者,学习过程落实与否就成为影响教学质量的关键因素。换句话说,远程教育教学模式建构的成败,就在于能否把学生学的过程落到实处。

二、
从抽象的角度看,教学模式的基本架构不外乎“过程”与“环节”两大类,而过程与环节的不同组织方式,将不同的教学模式区分开来。传统教育的教学过程通常可以分为教师“教的过程”和学生“学的过程”两个方面,为了便于分析,我们将前者称为“教学过程”,将后者称为“学习过程”。但在远程教育条件下,整个教学活动则会因为自身的特点发展为四个过程——除了“教学过程”和“学习过程”之外,还有从教师“教学过程”衍生出来的教学支持服务过程和由学生“学习过程”孕育出来的考试测评过程。教学支持服务过程以教师为起点向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教学支持服务,即在不影响学生自主学习的前提下,充分发挥远程教育中教师的助学、导学与促学作用,其核心功能是加强对教学过程的管理和督促,以避免教的过程不落实而成为“影子过程”。考试测评过程则以管理和督促学生学习为目标,把考试测评作为促进学习过程落实的手段,赋予考试以一定的“教学管理”职能,使考试从传统教学模式中的环节转化为过程,并且是一个连接教学过程和学习过程的“新过程”,其核心功能就是要把学习过程真正落到实处。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管理”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管理,它应该有如下明显的特征:其一,是以符合远程教育自身发展规律的教学管理手段来取代行政性的管理手段为出发点的;其二,是以考核促进学习而不是以强制上课或上课点名一类手段促进学习。这样就可以有效地应对社会诚信缺失和道德滑坡给考试作为环节带来的挑战,当考试真正从环节转化为过程以后,就可以有效避免学习过程变成“虚无过程”的问题。而上述“四个过程”同其他教学环节如教学目标设定、教学资源建设、教学实践和毕业论文设计等,一起形成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主体架构。

   
如果说教学支持服务和考试都是远程教育教学过程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这一判断不错,那么,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整体性理论框架将构建完成,在这个教学模式中,共涉及四个要素:教、支持服务、学、考试测评,其中教和学为基本要素,支持服务和考试测评为衍生要素。“教”依然是逻辑起点,但在整个教学中的地位已经成为“学”的附属,集中体现在教师要提供更加趋向于个性化的优质教学服务,而不是像在普通教育中那样在教学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在这里,学的过程已成为远程教育教学模式中的主体过程,因为在师生分离的情况下,学习的主动权总是掌握在学生手里,即使教师教得很好,教学资源非常丰富,提供的教学支持服务也无可挑剔,如果学生不学也是白搭。因而从一定意义上说,教学过程和考试测评过程都必须围绕着学习过程来设计,“教”是为了使学生更好地学,但在远程教育中,光“教”显然是不够的,还不足以完全实现学生认真地学习。作为教学过程的发展和延伸,提供一系列以交互为特征的教学支持服务固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学生学习,有积极效应,但其激励作用毕竟有限,要转化为学习的积极性还有一个过程。考试测评则从根本上关注学习绩效,立足于学习过程而设计,基本标准是知识、能力和素质的统一,同时兼顾对“教”的质量的考察。这里不仅涵盖了学生与学生的相互作用,即充分发挥学生之间的相互启发作用;教师与学生之间的相互作用,即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导学、助学和促学作用;而且还包括学生与多种教学媒体资源之间的作用,即利用多媒体教学内容,在提高兴趣的基础上不断提高自主学习的能力。学习能力是现代社会的一种“生存能力”,也是远程教育教学模式的有机组成部分。正因为学的过程是核心,因而考试测评过程必须围绕着这个核心而在考试内容和考核方式上进行精心设计与改造。这样,考试测评过程就被赋予了更深的内涵,成为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教师与教师、学生与内容等各种微观相互作用过程的包含物,换句话说,考试过程要体现和追踪远程教育各种微观作用过程,以此促进学习过程的真正落实。从深层次分析,考试测评过程应该既促进学生学习过程的落实,又利于教师提供更加优质的教育服务。如果这样的判断正确,那么,考试测评过程就是既测学生又测教师,通过师生在考试测评过程中的相互作用来反馈师生在教学过程中的沟通情况,直接成果是使考试测评过程成为学习过程的伴随物和“监管工具”,从而实现整个教学过程尤其是学习过程监控的“自动化”,剔除人为监管考试带来的劳民伤财、恶化师生关系等副作用及在学习和考试中经常出现的许多弊端,从根本上改善远程教育的生态环境,使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更加顺畅地运行。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深刻认识考试改革在教学模式建构中的思想意义,明确它不单纯是一个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思想方法问题。这样就会赋予考试测评以新的功能与作用,使之成为整个教学过程的监管工具和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像在传统教学模式中那样——考试过程游离于真实教学过程之外。

三、
远程教育教学模式包括许多环节,最主要的有四个环节:教学目标设定、教学资源建设、实践教学和毕业论文设计,这些环节同上述过程相互紧密交织,形成一个纵横交错、名副其实的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整体性理论架构。由于它来自于远程教育理论与实践的相互撞击,受到完全网络环境下的课程教学改革实验的启发,希望会对远程教育教学模式探索起一定作用。如果这一理论框架成立,将会产生一系列具体的政策建议。

[参考文献]

[1] 克里斯托弗·K·纳普尔,阿瑟·J·克罗普利. 高等教育与终身学习[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2] 德斯蒙德·基更. 远距离教育基础[M]. 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1996.

[3] 约翰·丹尼尔. 21世纪的开放大学(2004年12月12日《文汇报》).

[4] 彼得·贾维斯. “远程教育的教与学理论之探讨”及张伟远博士的“评论”[J].中国远程教育,2004,(9上)

[5] 周延军,吴国祥. 试论加强教学全过程监控是现代远程开放教育之基本建设[J].中国远程教育,2001,(2)